杰奎琳不是洁厕灵。

Maybe?Must be.💋

Winter tale【一发完】

真好 结局 很暖
今年冬天应该也不冷吧

梓婧:

Winter tale
【年龄差】
BGM:IU - 秘密花园


那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晚上。
首尔的冬天呵气成冰。整间屋子都开足了暖气,温度舒适得可以只穿着睡衣光着脚在瓷砖地上乱跑。
就在这氛围下,崔胜铉为他开了一瓶上好的拉图,然后……
似乎……成功地……把他灌醉了?
“我才……没有!”
“你脸都红成什么样了……早知道就不给你喝了。”
崔胜铉站起身,绕到桌子对面,把他从椅子上直接拦腰抱起,不顾他在怀里死命挣着,手脚乱扑腾。
“你!放我下来……”只可惜没有什么力气了,所有的挣扎都变成了撒娇。
都这么大了,明明就还是个小孩子嘛。






“才不是!”
明明都二十多岁了。孩子不满意,气鼓鼓地吼了一句,在床上突然翻身起来,坐在了崔胜铉身上。
这下崔胜铉有点被惊到了,有点茫然地盯着身上的人。
但孩子却一直盯着他,然后是泫然。
崔胜铉赶忙坐起身来抱住他,“怎么了怎么了,有事好好说,别哭。”
孩子抱着他,埋在他肩头,只小声地啜泣。
“好了好了,到底怎么了?别老是哭啊……”崔胜铉轻拍着他的背给他顺气,本是心急的问话,一出口语气却又一下软下来,也实在无奈得很。
“崔先生……我……早都不是小孩子了……”孩子抱得更紧了,哭得也更厉害。
“你怎么还……还不知道啊……”借着酒劲,好像什么话都说得出来了。
崔胜铉给他拍着背的动作立马停滞。
两人就这么维持着这个姿势,许久许久。
“……不早了快睡吧。是我不好,我下次不给你开酒喝了。”
崔胜铉把他从身上一点点拽下来,摁回床上,为他盖好被子。
“你去哪啊!”他在床上带着哭腔焦急地喊,“这儿不就是你房间吗!”
“今晚你睡这里吧,我去睡客房。”崔胜铉说完,走了出去,轻轻关上房门。
尽力说服自己忽略掉房内闷闷的哭声,崔胜铉叹一口气,想去冲个冷水澡逼自己冷静冷静,但是大冬天的洗冷水澡却也有点折磨人。
索性回到了客厅,一点一点慢慢喝,直到一整瓶拉图见了底。






崔胜铉在25岁那年捡回一个15岁的孩子。
全身脏兮兮的,浅棕色的眸子却清澈透亮。
在严冬从福利院逃出来,衣着单薄地倒在路边巷口,到深夜时已经奄奄一息。
然后被下班路过的崔胜铉看到。
带他看了病吃了药,买了衣服鞋子还有生活用品,又把他带回家。
孩子说他叫权志龙。崔胜铉说,名字很好听。
权志龙疑惑于崔胜铉对自己的百般照料。他便问,你不喜欢吗?
不,不是不喜欢,只是……
他说,那走吧我们去福利院办手续。






崔胜铉喜欢那孩子。
第一眼就,喜欢得不得了。
但是不能告诉他。他会怕吧?会逃走吗?






总裁崔惠允对弟弟的我行我素早已见怪不怪。又看到这么个漂亮乖巧的孩子,自然也是喜欢的不行。
“等他大了就留下来上班?在你办公室里做实习助理吧,怎么样?”崔惠允于是提议。
崔胜铉欣然应允,看向身后有些怯意的那孩子。
“你觉得呢?”
“我……”权志龙咬咬嘴唇抬眼看他,“我都听崔先生的。”
“真乖。”崔胜铉揉乱他的头发。






成年前的那三年,崔胜铉让权志龙继续上完了高中,最后考上了首都还不错的一所大学。
权志龙住着学校宿舍,崔胜铉时常会来看他,带很多好吃的,还给他买很多衣服。
“你爸长得真帅。”一天一个宿友终于忍不住跟权志龙说。
“他不是我爸。”权志龙说。
“难怪你们长得不像。”宿友心直口快,“那他是你谁啊?”
“是……”权志龙答不上来。






大学四年,权志龙修完课程,还拿了好几次奖学金,顺顺利利进入崔家的公司开始上班。
这才发现崔胜铉其实在自家公司里只是一个创意设计师。崔惠允竟也由着他那样去了。
难怪他在家有那么大一个画室拿来画画。
对繁杂的工作越来越上手,权志龙和崔先生在家渐渐疏远。
崔惠允看出孩子能干,有意想把他调去总裁秘书室,升职加薪。崔胜铉坚决不同意。
但是现在孩子是自己的助理,为了自己的工作而加班,他很愧疚。
在家时本就话少,现在就更不愿意说话了。
倒真有点像青春期时和父母闹别扭的小孩。
孩子对上他的眼睛时,会一瞬间别开视线。
有时甚至会红了耳尖。
孩子的眼睛,和眼角下的泪痣,都特别漂亮。
崔胜铉想去碰一碰,没碰着,被他躲开了。
“您干什么呢。”他埋怨,“我都这么大了。”
然后走开。






马上要过生日,权志龙静静地站在崔胜铉身后,看着他在画板上涂涂抹抹。
画纸上的轮廓是自己。
崔胜铉并未发现自己在他身后。
待到崔胜铉转过身,就已经是画好了。权志龙垂着手立在他身后,欲言又止。
“生日礼物。”崔胜铉说,“喜欢吗?”
“嗯。”权志龙只是点点头。
“怎么了?”崔胜铉有些担心。
“崔先生,有些事我觉得还是要商量一下……我在几年前就有过这个想法但是,您总是说我太小了。”权志龙斟酌着词句,“但是现在,我觉得再怎样也不小了。”
“有什么要商量的?”崔胜铉皱起眉头。
“我现在自己也领了些薪水了,所以……我想自己出去找房子住,就不再麻烦您了……”
“有什么麻不麻烦的。”崔胜铉笑,“住在这里不也是一样吗。”
“我总会心存不安。”权志龙咬着下唇,“等我生日之后,我就找房子。”
“我不同意。”崔胜铉斩钉截铁,“我是你的领养人,这件事你得听我的。”
权志龙眼圈红红,“……你根本什么都不知道。”
没用敬语。
崔胜铉愣在原地,看他摔门出去。






生日之后他还是没有走。
换句话说,是妥协地留下来了。
但是两人的关系也降至冰点。
本来也不是什么拿得上台面的关系,权志龙到现在都没叫过他一句爸爸。
那到底算什么呢。
有一天晚上权志龙留在办公室加班处理文件,崔胜铉来叫他下班回去明天再慢慢搞,他不愿意。
两个人居然在办公室吵了架。还好这时其他同事都已下班回去,否则脸就丢大了。
崔胜铉气得不再跟他争论,径直回了家。
发泄完之后权志龙突然觉得轻松许多。看了下电脑,突然就没了加班的意思。
于是收拾公文包,本打算在街上走走晚点回去,但是等到条件反射登上回去的公交车时才开始后悔。
土豪崔先生的家里一向是入户式电梯,不进家门不行了啊。权志龙硬着头皮走出电梯门。
厨房那边有灯光。权志龙好奇,换了鞋就悄悄走过去。
热气氤氲,刚巧赶上崔胜铉端着一碗粥走出来。
“回来了?”崔胜铉一看见他就笑开了,“饿了吧?来吃点东西。”
“您做的?”权志龙拉开椅子,还是不信。
然后直接端起碗喝了一口。
咸死了。咸死卖盐的了。
是他做的无误了。
“怎么样?”那男人一脸紧张,忐忑地开口问,“我还没尝过呢,刚好赶上你回来。”
“挺好的。”权志龙若无其事,用力点头,又喝了一大口,“很好喝。”
崔胜铉给他拿来勺子,他摇摇头,只是吹了吹,就端着碗大口大口吃光了。
“真有那么好吃?”崔胜铉大写的狐疑,“我也尝尝。”
“哎别!”权志龙赶紧跳起来拦住他,“我肚子饿着呢,您省给我吃吧。”
幸好锅不大。权志龙在崔胜铉面前一碗一碗把整个煮粥的锅都给清空了。
“……不撑吗?”崔胜铉问。
权志龙刚想说不撑,就打了个嗝。
……像奶嗝。崔胜铉忍不住轻笑,伸出大拇指往他嘴角边。
权志龙整个人都怔了。
崔胜铉用指腹轻轻擦去他嘴角的一点残渍,然后在权志龙难以置信的目光里,用舌头舔去。
味道好像确实还不错?
完了。
权志龙想。
自己完了。
上帝啊,就让自己这么淹死在他的眼睛里吧。






严冬,崔胜铉终于找到机会把他灌醉了。






权志龙跪坐在大床上哭得很伤心。
反正就是心里特别难受。虽然大男人哭鼻子很丢脸,但不知为什么就真的想哭。
这哭声太让人心碎了。
崔胜铉心里像被人一刀一刀戳,戳出血之后又拔出来,他再抽噎,就又再补上一刀。
终于还是千疮百孔了。疼死了。
酒意上涌,崔胜铉懒得去冲冷水澡了。
直接扭开门把手。
权志龙停下哭泣,呆愣愣望过来。
崔胜铉心快疼死了。
快步走过去,想也不想就把他小巧的身子整个抱进怀里。
安静三秒,权志龙又开始哭了。
“崔先生……崔……先生……”
“在呢。”崔胜铉拍他的背。
“胜……胜铉……”权志龙似乎是拼了全部的力气,近十年来他第一次这样直接叫他的名字。
崔胜铉僵住。
“你怎么……还不知道啊……”权志龙觉得是真醉了,想阻止自己说这些,却又根本挡不住,就这么出了口。
“我……知道。”崔胜铉抱得更紧。
“你知道什么啊!我都不知道……”权志龙越哭越凶,“我喜……唔。”
有温热覆上嘴唇。
首尔的冬天开始回温了。






崔胜铉的手揉乱他后脑勺的发丝。
他的手放在崔胜铉背后,无措地紧抓着他的睡衣。
他很紧张。崔胜铉感到他一直在发抖,于是放轻唇上的力道,从猛烈的攻势转为温柔的缱绻。
起初那孩子的舌尖还是缩在后面躲躲闪闪的,但崔胜铉不死心,一下一下吮他的唇瓣,舌尖只在他防线外徘徊,不时滑过他软嫩的牙肉。
他渐渐地也开始有些主动。崔胜铉勾过来,轻轻地咬,他便像一滩水一样软在他怀里。
酒香四溢。
崔胜铉很欣慰。两人的舌终于肆无忌惮缠绵在一起,崔胜铉托着他后脑勺的右手一寸寸往下游移。
权志龙的身子一颤,立马抽离唇舌与他分开,两个人互相对视着喘气。
“不行……崔先生……这样太快了……”
“哪里快了?”崔胜铉看着他亮晶晶的双眼,还有泛了水光的通红唇瓣,像上了一层口红般艳丽。
崔胜铉忍不住双手捧起他的脸,那下巴瘦削得让人心疼,“……志龙啊,叫胜铉吧。”
他的脸在床头灯暖黄色的灯光下像要爆炸一般迅速变红,也不知是不是酒的缘故。
“胜……胜……”他别开视线。
“刚刚不是叫了吗?”实在可爱。崔胜铉笑,凑过去啄他的嘴唇。
“我刚刚喝醉了……”权志龙不好意思。
“那现在是醒了吗?”崔胜铉逗他,“被我吻醒了?”
权志龙的脸更红了。
“叫吧,我喜欢听你叫我的名字。”崔胜铉说。
刚刚那声怕是天籁吧。
“……胜……”权志龙咽一口,“胜铉……”
崔胜铉什么也不说,只是笑着看他。
权志龙对上他深不见底的眼睛。
那两汪潭水在刚刚似乎突然清了,里面倒映的全是自己。






目光流转间该马上是一辈子了。
年龄之间的十年早就不存在了。
趁他出神,崔胜铉迅速在他白净的脸颊上啵了一口。
“不睡客房了。”
说罢掀被子躺下。
“崔先生刚刚才说的啊,怎么不去了?”权志龙也躺下来,好笑道。
“你这儿最暖和。还有,说了叫胜铉,最好赶紧习惯。”
只是软绵绵的威胁。拉图不是白喝的,好像真的要醉了。
迷迷瞪瞪间权志龙抱住他笑,眉眼弯弯,脸颊红通通的,像冬天的暖阳。
嗯,今年冬天确实不冷了。还很暖和。
Fin.




※本来想了年龄差的梗觉得很萌,结果好像写着写着渣掉了还偏离了主题……
※改天会写开车番外

关于日本自由行的简单攻略

上一:

这次是二刷日本,之前是报团,这次选的是大阪奈良京都河口湖东京经典游,把一些简单的感想写下来,希望对大家能有帮助。


1.自由行真的比报团划算太多,不仅自由度高,而且同样价钱玩的天数和充实度完全不同,唯一缺点就是累炸,所以行程安排一定要有紧有松,全部都排满不一定撑得下来。


 


2.机票最好提前一个月买,推荐在XC/QNR/TB上观察好,然后去航空公司官网买,有时候会有优惠且余票多。想要便宜推荐廉航比如春秋,买了行李额也比其他便宜;想要性价比高推荐吉祥,该有的都有,两件23KG行李含餐盒,比其他普通航空便宜;想要舒适度那就直接全日空吧。


这次来回都买的春秋(因为穷),回来买了10KG行李额,具体如果有关于春秋行李额或者随身行李等问题可以问我。


 


3.酒店真的早点订,越晚越贵,而且好酒店可能就没有了。我们这次是2晚快捷酒店(XC订)+1晚温泉酒店(XC订)+1晚传统榻榻米(Booking订)+4晚民宿(Airbnb订)。


如果团体出行想住在一起,Airbnb上的选择很多,性价比较高,多看评价就行。


如果是比较大规模的连锁酒店快捷酒店,其实XC会比较便宜,还可以TB买充值卡再便宜一些。这次住了日本的快捷酒店东横INN感觉还不错。


如果想体验一些日式传统酒店或者青旅,booking上有很多选择可以慢慢淘,不过需要信用卡预约。


关于城市居住点,大阪推荐心斋桥道顿崛黑门市场日本桥一带,梅田商圈也可以。


奈良城市很小,住在奈良站或者景点附近都可以。


京都推荐住新京级四条河原町锦市场一带,京都站附近也不错。


东京推荐住商圈地铁站附近,推荐新宿区。


 


4.签证其实没必要急,日本签证只要资料准备齐全没见过被卡的,不过不同地区收费不同,TB上会便宜,不过条件会比较苛刻;本地旅行社会贵,不过条件可以放宽。


 


5.门票宫崎骏美术馆的需要提前买,因为控制人数票很少。在日本有认识的朋友或自己会日语可以自己在官网抢,普通人士还是加点钱走TB吧。环球影城的门票也是提前买好比较好,现场买要排队会很麻烦。


 


6.交通交通费用还是比较贵。如果是阪进东出,基本不用买JR PASS,具体还是推荐把目的地行程定下来后,计算交通费用并和JR PASS的价格进行对比,城市内交通路线及费用查询可用google maps(需翻墙),城市间可用www.hyperdia.com


其实日本交通没想象的那么可怕,只要基本了解一些,去了之后靠google maps是非常容易的,推荐两位台湾背包客的网站。


小气少年(主关西):https://nicklee.tw/


林氏壁(主关东):http://linshibi.com/


可以根据自己的行程购买相应的交通优惠卡,大阪可视情况购买周游券或地铁一日券,奈良可靠步行,京都推荐公交一日券,东京推荐12/24/36小时地铁券。


 


7.餐饮吃饭还是比较贵的,大概一顿饭1000日元左右(吉野家或者便利店可以更便宜,当然上不封顶),牛奶饮料水大概是130日元左右。不知道吃什么可以通过大众点评海外版查看或者查看日本本地的大众点评:https://tabelog.com/,也可以边走边看,日本店家都会在门口放菜单、模型和价格,看到价位合适的感兴趣的可以进去尝试。


便利店好吃的还是比较多的,可以好好逛一逛,喜欢吃甜食的可以参考@蔻好棒棒虛勢推荐给我的http://cakebar.lofter.com/post/1ebe2ea2_eed87eb


几家连锁店吃了还不错的有:一兰拉面(汤是真的好,糖心蛋记得加)、无添回转寿司(金阁寺旁边有一家分店,新鲜实惠)、鸟贵族(吃炸串喝啤酒的店,炸串一律280两串)


 


8.购物这个真的要好好吐槽一下,正儿八经的百货大楼晚上8点就关门是要怎样,这么不想做生意的哦,总之要血拼的一定要注意时间。日本的衣服包鞋都比国内便宜相当多了,奥特莱斯会更便宜。化妆品更不用说,从专柜到药妆店,基本就是回来要吃土的节奏,但如果购买日上有的商品,请先和日上的价钱进行比较,大部分还是日上买比较便宜(例如神仙水和小金瓶)


药妆最便宜还是在京都的新京级,在新京级的松本清旁边有家药妆店,秒杀大阪奈良的价钱,含税价比别人免税价还便宜,非常推荐。


东京羽田机场里有个比较大的可以买到大部分热门货的免税店24小时营业,一些小众一点的免税店12关门,像生巧(我觉得纯黑的最好吃)、白色恋人、年轮蛋糕等一些热门零食完全可以在免税店买,不占空间。


 


9.行程这个推荐一个APP,非常好用叫行程助手,电脑版比手机版好用,非常厉害,不知道去哪里玩可以看该城市的评分榜,点进去还可以看到别人的评论,然后可以手动添加景点,可以自动规划最佳行程,反正一个字:好用!


我这次是大阪3天奈良1天京都2天河口湖1天东京2天,是比较经典的路线。第一次去的亲故可以参考看看。


 


暂时想不到还有什么可说的了,有什么想知道的可以评论,我再添加。


希望对你们有帮助^^



AK_jitttop:

讀書 讀個屁書 都別讀了🌚
簡直是精分梗的天堂^q^

啊 喜歡他那種帶一點小無辜的眉毛

AK_jitttop:

ㄛ。。。體積塗鴉

P2 親親慎入(x

I want it
but
I can't.

Triple_s彤:

I can't do anything right.

TG 七分之七 02

月魄:

*七分之七系列
*每周日固定更新

2/7

他们已经维持这种关系一个多月了。
原先的躲躲藏藏似乎也随时间增加而变得明目张胆了起来。

权志龙靠着崔胜铉的肩膀滑着手机,斜躺着的身子佔了沙发上大半的位置,把嘴裡的水果糖咬的喀喀响,时不时因为好友们的动态笑出声,将手机举起来给崔胜铉看一看后就再次回到原先状态。而崔胜铉就只是维持一贯的姿势让权志龙靠的舒适,在那人咬完糖果后适时的再喂一颗进去,一如他俩假日在崔胜铉家做完之后的日常。

只不过是把场景切换到录音室罢了。

「哥,你们两个......在交往吗?」坐在一旁的李胜利怯生生的开口,生怕自己一说错话就被他的志龙哥削掉脑袋之类的。
「什麽?你哥哥我和TOP哥顶多也只是炮.......咳咳!」权志龙闻言瞪大了眼从沙发上跳起,话说到一半就被崔胜铉塞了把糖果进嘴裡,差点滑进喉咙的糖果让他不停的咳嗽。
「我们只是朋友。」崔胜铉跟权志龙比起来就显得平静许多,没什麽语调变化的回答了问题。

李胜利在心底翻了个白眼表示对两人的回答感到不以为然。
不然你说说哪个朋友会趁没人在的时候偷偷接吻的?

权志龙看着崔胜铉一边大声的咬着嘴裡苹果味的糖,像是嘴裡咬的不是糖而是崔胜铉的头盖骨一样。他俩确实没在交往,却也没办法单纯的分类成普通的朋友,简单而言就是身体跨过了线但心只靠近了那麽一点。权志龙固定在每个礼拜一的早上去崔胜铉家,聊聊天吃吃饭之后就好好的做上一个下午,有工作需要来公司时在录音室也不顾旁人眼光的黏在一块,偶尔也看看电影玩玩游戏,就像一对普通的情侣,只是权志龙从不在崔胜铉家裡留下过夜。

他十分满足于现状,方便管理且不需要花费太多心思,每次见面就能得到他所需要的温暖和拥抱,足够他度过一个礼拜就行了。权志龙从来不是个擅长经营感情的人,他的欲擒故纵能有效的让别人爱上他,但他却不知道该怎麽样持续一段长久的爱情,所以他乐于和能接受这样微妙关係的崔胜铉继续玩耍,至少每週一窝进对方怀裡时他能在其中得到片刻宁静。

而他现在也这麽做了,即使今天根本不是礼拜一。

他能和崔胜铉聊哪个女模漂亮哪个身材好,他能和崔胜铉聊电脑中隐藏起的资料夹裡那部片好看哪部片裡的女人叫的假上了天,他能和崔胜铉进行兄弟之间所有正常的对话。

然而他俩绝对不只是单纯的朋友。
至少权志龙是这样想。
儘管他不确定崔胜铉是否也这样想。

权志龙在李胜利走出门外之后再次靠上崔胜铉的肩膀,盯着萤幕太久令他的眼睛有点乾涩,他闭上了眼睛,放任自己将全身的重量都託付给那依然看着手机的人。崔胜铉在权志龙再次倒在他肩上时在那人的髮丝上闻到了自己家洗髮精的气味,昨天是星期一,权志龙在他家洗完澡后便离开了,与每一次相同的维持着毫无留恋的态度,他不讨厌这样子似乎不怎麽正常的关係,权志龙的身体柔软,而且在床上的配合度又高,抱起来很舒服,不像女的一样缠人似乎是最大的优点,概括而论他喜欢像隻猫一样的权志龙。

崔胜铉偏过头看着枕着自己肩膀的人儿,凝视着那人好看的脸,他不知道该怎麽定义两人的关係,他只知道现在的自己想吻权志龙想的不得了。崔胜铉放慢动作轻轻贴上权志龙的唇,生怕一不小心将那浅眠的人儿吵醒,他很快的移开自己的唇,撇开脸再次看回早已刷不出新动态手机萤幕。权志龙庆幸于崔胜铉没继续盯着他看,不然他是在装睡这件事可就要被轻颤的眼皮和过快的心跳给出卖了。

七分之二的羞涩,七分之二的轻吻。

tbc.

说好的每周日更新其实只赶上了最后一刻w